迪士尼彩乐园

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安吉新闻网 > 全媒体新闻 > 安吉人文

溪南逸闻

  连日阴雨,偶得新晴。趁着半日的晴好天气,在溪南村陈培青主任的带领下,我与程永军、陈炳心两位先生一道,在溪南村寻幽访古。我们先后寻访于老鼠山、弯玉干、祠坛庙等处,最后我们来到了狮岭古道。

  根据1984版《安吉县地名志》:“狮岭,曾名施岭头,罗村西北1公里,是罗村、程家去孝丰的岭,山形似狮子,故名。传说,此岭是施姓所开辟,曾称施岭头。”又“(溪南)狮岭村,24户100人。清德坞南端,岭旁有巨石,形似狮子头,故名。岭通上墅、程家、罗村。出产木柴,兼种稻麦。”狮岭古道是位于孝丰镇溪南村同上墅乡之间的一条千年古道,古时候,狮岭古道是孝丰县城通往上墅、天荒坪、杭州等东南方向的一条重要交通要道。根据我们的走访,狮岭古道可能建成于五代南唐与吴越国争锋时期,后来又为当地施姓人家修筑,故又称狮岭为施岭头。

  今在溪南村尚存半截清乾隆年间的“狮峰庙记”残碑,碑文模糊,难以辨认,大体述说狮岭古道荆棘丛生,交通不便,并有捐建修庙出资人员姓名等,碑文在历代县志里面也没有找到。我们因此残碑而寻访到狮岭,沿途正在修筑道路,美丽乡村提升工作也正有条不紊地展开。寻到狮岭,残存古道已经不长,大概1200米左右。道路两旁杂草丛生,已经很难辨认,依稀只见古时垒砌的块石,当时道路大概有2米多宽,是标准的古时官道。遥想当年的贩夫走卒、来往百姓,肩挑背扛,挥汗如雨的情景,再想想如今交通发达,车载以吨位计,千里朝夕,真是感慨万千。

  走到半山腰,有一块平坦的房基,陈主任说,这就是当年狮岭古庙遗址。遗址完全被荒草所覆盖,当年的古庙占地面积可能有好几百平方米,我想可能是一座规模比较大的古庙。登上狮岭,路边全是褐色岩石,狮岭已经被古人降坡好几米。陈主任说,岭上的石阶都是整块岩石开凿出来的,仔细看时,果然如此,可以想见开凿这条古道,是多么的不易。

  狮岭不高,估计海拔不到200米,但在古代却是一条难以逾越的关岭,成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南唐与吴越国的争锋,以及宋室南渡、宋金鏖战,在这条古道上,应该发生过许许多多的故事,只是可惜今已无考,但抗战时期和天目山反顽,都在这里发生过多次的战争。

  抗战时期,狮岭多次发生抵抗日本鬼子的战争,主要是日本鬼子从上墅准备越过狮岭进攻孝丰。有一次,清德坞的一名放牛娃正在山上放牛,日本鬼子看见他,远远地朝他开枪,结果一枪打中他的右腿,落下终身残疾。幸亏当时隔得远,加上山上布满荆棘,日本鬼子才没有抓住他,不然一条命就没有了。陈主任的外公当年也被鬼子抓去当伕子,鬼子让他挑水。第一次鬼子跟着他,他假装顺从,第二天鬼子不再跟着他,他也假装顺从,老老实实给鬼子挑水,第三天,他确认鬼子没再监视他,他拔腿就跑,逃回家躲过一劫。日本鬼子经常到溪南骚扰老百姓,老百姓采取坚壁清野的措施,把粮食和重要的东西都藏起来,日本鬼子常常空手而归。当年潴口溪有一家丝厂,村民们为了防止日本鬼子来抢丝,就提前把所有的丝都藏到清德坞的地主谢家,日本鬼子找不到。村民沈长发的父亲被日本鬼子抓住了,鬼子要他带路到清德坞去找丝,沈长发父亲一言不发,拒绝带路,日本鬼子就残忍地将他杀害在鹁鸪岭。上世纪还有村民在清德坞挖出一把日本鬼子的军刀,有一尺多长。这把刀现在还在,是当年日本鬼子残害溪南老百姓的证据。

  在第二次和第三次反顽战役中,狮岭也成为新四军同顽军反复争夺的战场。我们从狮岭下来,到狮岭脚下一王姓住户家走访,70多岁的王师傅告诉我们,听说当年在狮岭发生过多次激烈战争,新四军在此歼灭了许多国民党顽军。当年新四军同溪南老百姓结下了深厚友谊,善长村老百姓家家户户打草鞋,这打草鞋的手艺就是驻扎在村里的新四军传授的。老百姓打好草鞋送给新四军,支援新四军在前线打仗,新四军坚持付钱购买,不白拿群众一针一线。王角尖(现在叫坝山)、老鼠山都是新四军占据的阵地,上面至今还布满战壕。王角尖是孝丰城东南的制高点,老鼠山虽然海拔不高,但登上老鼠山,整个孝丰城都尽收眼底。国民党顽军没日没夜地发起冲锋,想要夺取这两个制高点,但一次一次都被新四军打下去。溪南村老百姓为新四军运粮、运弹药,帮助新四军渡过南溪,狠狠地打击了国民党顽固派的气焰。

  1927年春,地下党员方铁城也许就是从递铺方家上越过狮岭,来到溪南村。方铁城到孝丰开展党的地下工作,第一站是在溪南的陈安村。根据走访,方铁城大约在1926年只身来到溪南陈安村,当时陈安村有一所小学,设在施家祠堂,方铁城最初便在陈安小学里教书。

  陈安小学的校长是陈文奎,陈安村保长是施圣门,这两人都有进步倾向。方铁城教书之外就同他们交谈,有意识地向他们灌输革命思想,给他们讲孝丰、安吉之外的一些奇闻异事,三人关系变得十分亲密。经过方铁城的革命宣传教育,最终将陈文奎和施圣门都发展成为了溪南最早的地下党员。

  方铁城在陈安村还认识了老石坎杨老三的女婿。杨老三的女婿也带有革命倾向,经常同方铁城讲老石坎那边的情况。当年老石坎村比较繁华,孝丰县的竹排都要从老石坎开始发运,老石坎聚集了许多撑排工人。因为放竹排要先进行竹排捆扎、等待筑堤放水等,所以撑排工人在老石坎逗留的时间较长。他们比较集中,容易组织,所以方铁城准备到老石坎去,他就辞掉陈安村的教书工作,摇着串铃,以拔牙的游方郎中身份作为掩护,转移到孝丰老石坎落脚,发展党的地下工作。

  方铁城走后,陈安村的党员活动也逐渐停止,后来孝丰县境内的地下党组织遭到破坏,陈文奎、施圣门等人又加入了国民党,早期陈安村的地下党员活动就这样结束了。

  根据狮岭脚下王姓住户的描述,当年的狮峰庙规模宏大,解放初还有许多和尚住居。主殿有三间,供着许多菩萨,旁边还有观音殿、多间辅房,以及和尚住宿的地方。主殿里供奉着一员武将赵公元帅,骑着黑色老虎,威风凛凛,旁边还有风雨雷电诸神。我不清楚当年是什么原因将这些风马牛不相及的诸神集中到一座庙里来。根据清同治《孝丰县志》记载:“神祇坛,旧在溪南陇中,明嘉靖四年(1525)知县郭治迁南郊外。中设云雨风雷之位,左设本境山川。”可见这风雨雷电诸神本来是由神祇庙供奉。

  根据1984版《安吉县地名志》:“(溪南)玄坛庙村,20户85人。善长村东南0.5公里。传说村内有玄德庙,是纪念三国刘备的,后别称玄坛庙。出产木材,种植稻麦。”我怀疑当年的编写人员可能有误。一般来说,除四川成都外很少有刘备庙,有的话,也多以“三义庙”的名称出现,因为有桃园三结义,应不会以刘备的字玄德出现。而玄坛庙就是财神庙,不至于以玄坛来讹传玄德。

  玄坛庙的神主姓赵名朗,字公明,也就是民间最负盛名的财神爷赵公元帅。

  赵公明在终南山得道,因护卫张天师丹炉有功,被封为玄坛元帅。据说他能驱雷役电、呼风唤雨、除瘟禳灾、保佑买卖,这可能是把他同风雨雷电放在一起的主要原因。在《封神演义》中,姜太公奉元始天尊之命,按玉符金册封神,封赵公明为“金龙如意正一龙虎玄坛真君”。率部下东路财神招宝天尊萧升、西路财神纳珍天尊曹宝、南路财神招财使者陈九公、北路财神利市仙官姚少司等四位正神,合称五路财神。五路财神的职责就是专司金银财宝,迎祥纳福,所以赵公明掌管着天下财富,成了财神爷。旧时除夕之夜,一家人吃了年饭不能睡,要等到鸡叫时迎财神;正月初二一大早,还要祭财神,正月初五又要接财神,财神爷关系着一年的收获和收成,生意人更是关系着一年的买卖,所以马虎不得。后赵公明又受玉旨封为天庭三十六天官之首,率领三十五天官管领凡间之祸福,四方之财库,御位中路财神,为财神界最高主宰,乃成为民间之财经部长。

  相传有一年,赵公明从天目山来到孝丰,他渡过南溪,准备从南门进入孝丰城。那时,孝丰人不认识他,守城的士兵看他头戴铁冠,手执铁鞭,黑面浓须,骑着黑虎,就把他拦住,不让他进。赵公明想,别人天天烧高香请我到他家去,今天我给你们送财来,你们反而不要。所以,赵公明就掉转头越过南溪,翻过狮岭到钱塘(杭州)去了。后来渡赵公明过南溪的艄公知道自己遇上了财神爷,就在村边修建了一座庙,塑了赵公明的金身,取名为玄坛庙。村里人经常去祭拜,后来人们就用玄坛庙代替了村名。因为赵公明后来去了杭州,所以杭州就变成了“钱塘自古繁华”,本来,这样的繁华是应该从孝丰城开始的。

  几经辗转,不知为何后来都将这些神像供奉到狮峰庙,唯一的解释就是,狮岭这一带不仅风光好,而且也是风水宝地。根据王姓住户的介绍,当年的狮峰庙里的神灵就十分地灵验,发生过一些难以解释的灵异现象。

  从狮岭出来到村委路边的祠坛庙(又称施坛庙),村里民间传说就是一块风水宝地。有一年,施坛庄村来了一位风水先生,当地一位员外便请风水先生为他寻找风水宝地。风水先生登上山岗,只见南溪蜿蜒而来,到石语山这里,戛然北流,好像巨龙戏珠一样,所以说溪南是好地方。风水先生从狮岭一直寻到祠坛庄溪边,终于在附近山上找到一块风水宝地。风水先生就拿块铜钱放在这个风水的穴堂里,也就是点穴。穴,就是我们所要勘察的风水宝地的“点”。古人云:“寻龙易,点穴难,三年寻龙,十年点穴”,足见点穴的难度和重要。

  过了一些时间,庄内又来了一位风水先生,另外一家财主也请他四处勘探,结果,风水先生也找到了祠坛庙这块宝地。这位风水先生道行更高,他知道这块宝地已经被人看去,他就将一根绣花针插到了穴位上,针恰好插在原先风水先生埋设的钱孔里,这样就破掉了原来人家的风水。

  又过了没多久,大明王朝的军师刘伯温经过这里,他一看这里的山川形势,知道这里有条真龙脉,他找啊找,终于找到了祠坛庙这块风水宝地。所以他就命令随行官员在此建造一座庙宇,这样这条真龙穴位就被寺庙镇住,也就破了这里的风水。

  程永军先生《乡名源记》也同样记载着一个破风水的故事,说万苦岭也是一条真龙脉,于是“朝廷派人来此破风水,就在山垄的西侧山脚开了一条又长又深的沟。听说沟挖开后,却无缘无故地被填埋了。之后又进行挖掘,仍神奇般被填埋。最后请了风水先生指点,要以白狗血祭奠。说来奇怪,拜祭后就再也没有发生被填埋的事了。”

  同治版《孝丰县志》记载:“万科岭,县南十里”,万科岭就是现在所称的“万苦岭”。万科岭上以前有万科亭,是孝丰经清德坞越狮岭再到上墅的通道。古人中了进士、举人称为登科,称为万科岭,证明要出很多的举人和进士。这美好的寓意,现在却被人讹传成“万苦岭”了,因此急需追本溯源。

安吉新闻集团两微一端

安吉新闻网是由中共安吉县委宣传部主管,安吉新闻集团主办 | 浙新办[2004]28号 | |

网站维护/安吉新闻集团新媒体中心 | 新闻热线/0572-5223000 | 违法和不良信息公开举报电话/0572-5600257 | 举报邮箱/ajnews@163.com | 地址/浙江省安吉县迎宾大道753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90036

|

安吉新闻集团
博发彩票APP下载 彩宝彩票平台 帝皇彩票开奖 吉林快3代理 吉利彩票导航 博发彩票登陆 状元彩票开奖 帝皇彩票开奖 博发彩票登陆 吉利彩票计划